手机免费的加速器ip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手机免费的加速器ip
2022-08-05 01:57:09
v2.4 全新发布~优化加速方案,更快啦~支持谷歌订阅支付,首月超低惊爆价!
立即获取

中 医 馆 行 业 的 良 心 和 大 脑

很多中医都会去义诊,但是坚持长期义诊的中医恐怕不多,施可红便是一位长期义诊的医生。施大夫1994年毕业于上海中医药大学,很难想象90年代的中医药大学生会自己开诊所做个体户。得益于自己开诊所不受分科的限制,施可红成长为一名纯中医的全科中医,另外他看病的方式似乎也脱离了固有的框架,有了自己的“章法”,他的诊疗方式似乎和很多中医特别不一样,大部分开出的处方异常简单,单方或者简单的几味中药。本文是他的一篇自述,讲述了他藏地义诊以及20多年临床的一些经验启示,也许逻辑性不是特别强,娓娓道来,更像是和老朋友聊天,本文7000余字,如果你耐心阅读,收获启示的同时还能获得心理按摩。

■ 口述 | 施可红

我是施可红,1994年毕业于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之后自己开了一个私人诊所,这二十多年, 一直都能坚持用纯中医的方法治疗疾 病,得益于自己开诊所不受分科的限制,我从学***古代中医的视角结合观察各种疾病的发病规律,初步领悟了古代中医的一些精髓。在绐病人治病的过程中,我会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合于他们的治疗方法:可能是针灸,中药,推拿,食疗,茶疗等各种方法,主要还是看怎么样方便把他们看好。从18年7月开始,我们大部分时间会在云南或者藏地义诊,冬天的时候去云南,夏天的时候去藏地,义诊也不是所有的时间都在医院里面坐诊。从19年夏天开始,每***有超过一半的时间会下乡义诊或采药,所以经常有藏地的朋友说你们在我们这个地区到过的地方比我们去过的还要多。偏远山区经常会有各种奇怪的疾病,所以我在义诊的时候治疗过的疾病种类超过三十种。我们在藏地义诊的这个县总人口数差不多6万人,不算下乡义诊的人数,单单来过医院看病的病人就超过千人,今年夏天开始,闻讯赶来的病人越来越多,加上藏语翻译的速度很慢,所以我们每天只能限制门诊人数50人。我看病的时候坚持用望、闻、问、切的纯中医方法,极少依赖检查报 告,不需要各种复杂的实验室设备,这很符合偏远山区的需求。 每次下乡义诊的时候就带上一盒针灸针, 一 包中药材,在藏语翻译的陪同下,就能做好一次下乡义诊,这种的便捷的治疗优势很受当地老百姓和政府部门的欢迎。怎么学好中医每一位喜欢中医的人可能都会问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学好中医?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问过最喜欢的一个老师,怎么样才能做好中医?他不假思索地说,站直了做人。那个时候我觉得站直了做人和医术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有疑惑但既然我喜欢这个老师,那么就走他说的路,上课包括以后实***的时候,我就端正自己的身心,对每个病人都怀有发自内心的喜欢和恭敬之心。等大学毕业之后,有一次遇到我的这个老师,老师说最近好像你的进步有点快,我说对呀,得益于你那次说的站起来做人。他说我有说过吗?他自己都已经忘记说过这个话。后来大学毕业之后我拜了一个师父,我也问过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学好中医,我师父说,不会有老师来教你,而是由每一个病人来教你。第一次藏地义诊在18年的时候,有一个开医馆的朋友,去了色达佛学院,回到上海之后就开始生病 了,认识他的中医帮他看病之后效果不怎么好,于是有朋友介绍他来找我,一***之后差不多他感觉挺好的,所以来问我愿不愿意去藏地义诊。我说这次去藏地义诊是谁举办的,他说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举办的,因为感觉这个人是比较值得信赖的,所以我就去了。外因影响那个时候去的是壤塘,到了那边之后我觉得很吃惊。第一个看的病人,他的膝关节上面全部都肿变形了,下面的小腿很细,就这样子的比例。看的时候我真的很吃惊,在上海很少能遇到严重到这种程度的病人,这个病人来了之后我想了十几分钟,我在想我这次义诊只有四天时间,怎样在这个短暂时间能让这样的病人明显好转,那么在上海通常用的办法肯定是不行,想了很久,然后我给她扎了几根针,扎了几根针之后让他躺在那边留针,一直留到了那个膝盖感觉到***暖。针拔掉以后他起来走路就明显轻松了。后面一个病人也是关节变形,藏地很多人得了病之后,冬天那边的水很冷、很冷,又没有看病的机会,几年之后,只是一个普通的关节炎都可以到了那个手指都变形的程度。很多人认为这个变形可能是类风湿性关节炎,但不是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他是向外侧变的,普通的关节炎才是朝内侧变的。 所以如果诊断错误的话可能治疗起来就难度更高。这个病人(他的病因跟严重受冻有关)他们那里的冬季,气***可能有零下20度,野外更冷,就冻成这样子,冻的舌头上都是那个淤血块,然后心脏都是冻出来严重的疾病,那边的缺医少药加上自然条件比较恶劣,所 以一旦得病之后就非常非常严重,出乎我的想象。回到上海 之后我就想四天义诊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不过当自己去做了旅游,增长了见识。所以我就想,还是去藏地做长期的义诊吧。施可红在藏地拍摄的视频拍摄义诊视频的原因第二次去藏地的时候换了一个县,换了一个县之后呢来的病人还是有关节炎,因为有上次的经验,我就按照那个流程去操作,结果第一个病人没效果,第二个病人还是没效 果,我就在坐在那边静静地想一下,为什么上次义诊效果那么好,到了这个县效果不好。后来突然之间想明白, 第 一个去的那个县 非常非常的穷,平时吃饭肉食都是没有的, 他们几乎全部都 是素食,气候很寒冷,人的体质很冷,所以需要扎了针以后让他热起来。但第二个去的地方呢,条件要好很多,他们经常会吃牛肉,牛肉里面加了辣椒,所以人都很热,那个关节都是热性的。接下来第四个病人我就调整了一下,让他身体***度下降,马 上就好起来了。同一个自治州不同的县,区别那么大。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一己之力分身乏术,所做还是有限,我还是在这边诊治典型的病人,拍一点素材,做教学片,这样子的话可以在缺医少药的地方推广,不需要大量齐聚中医,比较方便。后来我就发现这个地方那些病人都是很典型的病人,而且所患疾病的种类也特别多。那个时候我助手的妈妈就问我,怎么样才能够让人家理解什么是真正的中医,我说你给我一个舞台,让我来展示,我就能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中医。她说好的,我赞成你去到藏地去拍摄义诊。这就是我们这些年来做的事情。我眼中的藏区医疗环境这样,我们较长时间的义诊第一年去地方是四川的藏族居住区,到了那边之后,当地的藏民和我们碰到以后,就很奇怪,问你是来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到这边来做义诊的,他就看你,神情很冷淡的,既不欢迎也没想说要赶你走,只是客气地说我们这边有个很好很好的医生,我们这边的院长就是我们心目中的神,那边的一个院长是西医,对病人特别特别的好。然后一个病人这样说,两个病人这样说,后来走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不看病的藏族人也这样子说,我就在想为什么他们说我们这个县只有一个医生,他也没说中医也没说藏医也没说西医,只说我们这 个县只有一个医生,就是那个院长。然后等我过了几个月了解了当地的状况的时候我才明白藏族人为什么这么说,他们的一个乡的卫生院可能只有两到三个人,看上去房子造的还可以,因为现在政府投入比较多嘛,但是这两到三个乡村医生,编制是有的,在藏民口中他们就认为只是发一点止痛片,只是做一些平时的资料登记,什么用处都派不到。藏民说那还不如我自己去买点止痛片吃。藏民遇到什么病就到藏民说的认为他是神的医生那边去, 如果他说不行,那一定要到康定或者去成都华西医院。如果到华西医院的话,病人的身体条件普通的坐车肯定不行,到时候到了华西医院路上路费就要两三千块。所以到了那边之后我觉得原来藏地是这样子的。而且他们告诉我,藏地这个地方这县已经是条件比较好的了,那你就想象一下,条件更差的地方是怎样的。那边的医疗条件真的非常差。去了以后有一次我其实心里有点不开心,为什么呢,在我们下乡义诊去送药的时候,我刚刚把药发给这个藏民,他拿了药之后随手往衣服里面一放,又跑到另外一个医生那边说给我药吧。我觉得怎么这么贪心?回去之后他们有人告诉我,这个地方实在缺医少药,你们一年甚至几年都 不进来一次,他们所以尽量想多储备一点药,这也是人之常情。 到了差不多我们回来的时候,藏民们才对我们说,自从你来了之后我 们才知道有中医这件事情,在藏地我们有藏药。但是藏药呢,历史上,其实一个藏药如果效果好的话要有药引子,但是我这次去藏地 没有看到药引子,没有看到药引子的话,他的效果就会很差。所以其实藏药也在慢慢的变化。到了那边的时候,因为认识的那个 西医看病真的很认真,效果也挺好。我当时对他的评价,如果你到华西医院去做你就是专家,比他们华西医院的专家效果可能还要好,他就很简单的设备,很少的一些药,所以用心去看病准能把病看好,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关键是现在的医生有没有把心用到那个程度上,而不是过度依赖仪器。藏医损失的很严重第一年有一个藏族人抱着他们家的三 岁小宝宝到医院来看病,然后我看了一下那个脸红红的,有点感冒发烧咳嗽了,他开了一个单子准备去做雾化,我就说你不要去做雾化,就吃你们那个川贝母就能好的,他很怀疑的看着我,川贝母怎么可能治病昵?我说那你们每年挖的川贝母、挖的虫草是 干什么的呢,他说川贝母卖钱的呀虫草卖钱的呀,我真的很吃惊,感觉这简直是个笑话一样。如果你到上海的话,大部分人都知道川贝母师止咳化痰的,每天挖贝母的人却对自己最特色的产品都不了解。那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 个很偶然的现象,等以后我碰到了几个藏族的学藏医的实***生,我就问他川贝母是干什么的呀,他说不知道,我不会使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可能因为藏药的话在藏地,他们水煮的药,配一个方子去煎煮的那种药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他们都是打成粉末然后合在一起做成丸药。所以,只有做的时间长的藏医并且自己加工过 的才知道这几个药怎么用,刚刚学藏医的学生,或者毕业之后没有去涉及过加工藏药环节的那些可能根本不知道藏药怎么用。所以传的那么多年神奇的藏医,到现在其实也是损失的很厉害,大部分的人只是背一个名称,就像西药的名称那样背一个名称,接下来只是说后面有一个药物说明书上说怎么用就怎么用,自己心得体会没有很深,这个药怎么变化的,怎么使用,其实根本就没有研究。中药其实中成药时间长了也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且就是还会出现 一个问题,就是你背一个方子,背完之后这个方子是看什么病的。比如六味地黄丸,他说这是补肾的,看腰痛的,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看到的六味地黄丸很多情况下会把人看的腰痛的直不起来。有没有朋友遇到过这种情况观察到过吗? 因为一个疾病辩证不对的时候,用错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现象, 六味地黄丸偏寒性的,如果一个寒湿的体质,你用了时间长了之后他的腰就直不起来了,所以就是用药关键在于辩证的变化,而不是说这个药是干什么的。施可红在藏地拍摄的视频酥油对健康的影响在藏地的时候,第一年去,给我们当翻译的姑娘就问我,老师你知道酥油派什么用处吗?我从来没吃过酥油,我从小也不吃奶制品。我说让我观察几天吧。她说藏民如果觉得生病了身体不好 了,觉得身体虚弱了,就会去拿酥油放在树底下然后吃下去,这是我们一个很好的药。然后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发现其实酥油对人体的影响出乎我们的想象。藏地现在你去看,他的高血压发病率非常高,头痛的发病率非常高,然后风湿的发病率非常高,如果酥油你每天过量食用,几年十几年之后就会造成高血压,特别是酥油放了超过一年,缓慢发酵过的酥油,吃了以后 压上去,降压药用了效果根本就不好,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呢?有一次有一个尼姑她说我血压高头疼,我说你觉得你是什么因素造 成的、因为那个时候我观察到是酥油造成的,她说我这几年一直舍不得把那些发酵过的过期的酥油扔掉、我说既然你知道是这个 因素,你为什么不去吃新鲜的酥油呢,她说我怕浪费酥油啊我说对对,你就没有怕浪费药,你就没有怕浪费身体,从此以后她 的血压就不高了,她怕浪费酥油结果却生一场病,完全不值得。施可红在藏地拍摄的视频滥用药问题 在上海的时候我相信就是很多学***中医的人,大学毕业之后觉得我学***的时候茫无头绪,来一个病人之后我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入手,去治疗这个疾病。为什么呢,因为就是来一个病人之后可能有很多症状,哪个是主要的哪个是次要的,可能就很难弄。在上海地区或者发达的城市,稍微有点不舒服甚至于没有不舒服,他只是说怀疑我自己不舒服,怀疑我将来可能有什么疾病,就会去用药,到医生那边呢,叫你去做个体检,做完体检之后你可能会有什么问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